尊龙d88尊龙d88


尊龙官网

巨头的并购

    时值年尾,《国际金融报》记者带您一起看看,2018年,哪些知名上市公司在并购市场落子布局?  2018年的资本市场,新政策频出,新气象涌现。收购作为实现产业布局和优化资本结构的手段,被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采用。  时值年尾,《国际金融报》记者带您一起看看,2018年,哪些知名上市公司在并购市场落子布局?  借道收购回A  在今年火热的并购市场中,有两家知名企业通过重组并购方式来达到回归A股的目的。  2月28日,360正式通过借壳三六零(601360,股吧)成功回A,估值504亿元,借壳上市后360董事长周鸿祎为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在资深IT分析师唐欣看来,360之所以能借壳成功,主要是因为双方体量相近,互有需求,且符合证监会的各项规定。  另一家通过重大并购回A的公司则是盛大游戏。  9月12日,世纪华通(002602,股吧)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上海曜瞿如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29名交易对方购买其合计持有的盛跃网络100%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价格预估为29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盛跃网络是盛大游戏的运营实体。  “盛大游戏在近5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发展的震荡和波折,确实需要用一个稳定的形态重新‘梳理’行业和用户对它的信心与黏性。”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世纪华通重组进入A股,且实现资本盘面上的稳定,可以说是一个标志,也是一种姿态。同时进入A股后,依靠盛大游戏这个国内网游产业兴起之初的最强品牌号召力,以及手中IP所具有的强势增值潜力,资本市场也会给予较强的关注与资源倾斜。  出海“买买买”  前有中概股通过收购实现回A,后有A股“大佬”通过收购出海“买买买”。  安永近期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海外投资概览》显示,2018年1月至9月,中国海外并购宣布的总金额1068.9亿美元,同比增长11.2%;宣布并购交易551宗,同比减少12.1%。  一位并购基金人士向媒体表示,国内政策对企业海外并购的要求并非“一刀切”,而是有区别地对待,高新技术以及资源型的并购依然可以顺利操作。  巨人网络和天齐锂业(002466,股吧)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2018年7月,巨人网络更新发布了《收购交易书》,将以305.0352亿元的价格购买Alpha全部A类普通股,Alpha的经营实体为其全资持有的playtika公司,playtika公司在国外拥有多款热门的卡牌游戏。  8月初,证监会决定对巨人网络重组上会暂停审核。11月初,巨人网络公告重新推进收购事宜,并调整了相关方案。目前,该收购仍在进行中。  2018年5月,天齐锂业订立收购智利公司SQM部分股权的协议,通过财团借款和申请港股IPO等方式进行了筹资,最终于12月初成功完成了收购事宜,作价40.66亿美元,以现金方式支付。  上述两桩收购体现出的共性值得深思。  一是同业做大。巨人网络深耕游戏行业,天齐锂业则抓紧屯矿。上海市网络游戏行业协会秘书长韩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游戏行业“二八”效应明显,头部的腾讯和网易占据了大部分份额,以巨人网络为代表的游戏行业上市公司选择海外收购,对行业本身同样具有补益作用。而2017年SQM的锂供应量位居全球第二,全球第一的泰森已被天齐锂业控股,通过加码SQM,天齐锂业进一步巩固市场份额。  二是筹谋已久。2016年,巨人网络就开始了本桩收购的筹划,其随后取得Alpha的B类股份,然后通过Alpha收购了playtika公司。同样是2016年,天齐锂业斥资2.09亿美元收购了持有2.1%的SQM公司B类股的公司,从而间接持股SQM公司。  收购助力整合  大型集团在A股的布局不仅局限于某一上市实体,通过收购实现多元化战略也是常见思路。  海航系就是其中之一。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海航系至少有10家A股公司、7家H股公司、12家新三板挂牌公司,涉及航空、科技、金融等10多个行业。在上述29家公司中,资产超千亿的有三家,分别是渤海租赁(000415,股吧)、海航科技、海航控股。  记者发现,2018年“海航系”上市公司试图通过收购来完成行业版图的吐故纳新。  据悉,海航基础曾计划作价103.81亿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向实控人旗下北京海航金控收购其持有的海航金融一期100%股权,完善其金融板块的布局。  而海航科技则计划以75亿元收购曾名噪一时的当当网,具体包括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100%股权及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100%股权,从而涉足电商领域。  海航控股收购则是聚焦航空业本业,此前的方案是以104.78亿元的打包价格收购包括海航航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西部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和重庆西部航空控股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公司的股权。  但遗憾的是,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海航系上述收购均最终走向了终止。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收购终止的原因各有不同,很难一概而论,不过海航本身在进行战略调整,聚焦其航空主业,此外,海航前几年大额海外并购较多,本身也有较大的海外偿债压力。  收购助力整合,但整合并不仅仅依赖收购。海航系公司目前也通过资产互换整合旗下公司,旨在使旗下公司增强各自主业,提升竞争力。  记者了解到,12月8日,海航基础以旗下子公司和现金交换供销大集旗下部分资产。  据了解,海航基础为国内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开发与运营商之一,主营各类地产项目的投资与开发、机场的投资运营管理,海航基础欲收购的天津宁河、湖南湘中物流也均涉及房地产相关业务;而供销大集则是以经营百货零售业为主的大型商贸企业集团,其交换来的标的经营范围为商铺租赁、商场管理、物业管理等。  与此同时,海航系在2018年还曾大量剥离资产∶一是地产资产,2018年,海航系公司将广州天河北的寰城海航广场、海航地产旗下两个子公司、海口望海科技广场等业务均售予万科和融创;二是金融资产,今年来,海航系公司先后将新光海航人寿、联讯证券等金融机构股权出售,减持德意志银行股权。  反过来看,海航系的“吐故”促成了万科和融创的收购,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 许伟 邓皓天)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欢迎阅读本文章: 许文腾

尊龙体育官方指定APP

尊龙官网